能源担当 新疆加快推进新时代国家“三基地一通道”建设

2023-3-14      阅读 368 次

摘要: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加强重要能源、矿产资源国内勘探开发和增储上产。能源安全,今年再次成为全国两会热议话题。

石榴云/新疆日报记者 于江艳 石鑫


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加强重要能源、矿产资源国内勘探开发和增储上产。能源安全,今年再次成为全国两会热议话题。受新冠疫情、国际局势等多重因素影响,近年来,传统化石能源供应趋紧,价格高企。面对新的形势,新疆在全面推进新时代国家“三基地一通道”建设中如何展现新作为?在服务于全国大局中应该有怎样的担当?对此记者采访了能源领域全国人大代表和有关人士。

      不断解锁“卡脖子”难题 推动增油加气

       油气被誉为“工业的粮食和血液”,是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。

3月以来,新疆大地掀起工程开工建设潮,号称“死亡之海”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也不例外。塔里木油田富满、西北油田顺北等区域,井架林立,油气集输管线阡陌纵横,一台台钻机呼啸着向地球深部挺进,钻出一座座“地下珠峰”。

目之所及,沙漠里展现出一幅现代石油工业壮阔画卷。

9a63-92bb069d131ba1e3e6d57bfc1dd383db.jpg

图为塔里木油田果勒3C井。塔里木油田供图


      就在一星期前,塔里木油田传来喜讯:果勒3C井钻至9360米,创亚洲最深水平井纪录。

      为什么要向地球深部钻进?来自中国石油新疆油田分公司的全国人大代表杨立强表示,塔里木盆地是我国最重要的深地油气战略接替区,随着物探和钻探技术的进步,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,需要不断拓展勘探开发新领域。

数据显示,塔里木盆地埋深在6000—10000米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分别占全国总量的83.2%和63.9%,超深层油气资源总量约占全球19%。早在2016年,习近平总书记就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指出,“向地球深部进军是我们必须解决的战略科技问题。”

俗话说“上天容易入地难”。世界上衡量钻井难度的13项指标中,塔里木盆地有7项名列第一。直面世界级难题,塔里木油田、西北油田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,不断解锁“卡脖子”难题。截至2月底,塔里木盆地已钻出120余口超8000米深钻井。

塔里木盆地加快深地钻探的同时,准噶尔盆地向页岩油发起进攻,掀起石头里“榨”油的能源革命。“美国曾经也是石油进口国,因为页岩油开采技术的突破,现在成为石油输出国。”杨立强表示,新征程上必须在页岩油、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上取得突破。

3294-a5e1e15e8cf75994658c620c2d4e307d.jpg

吉木萨尔页岩油开采压裂场景。张昀摄


       当前,新疆油田正加快两个10亿吨级大油藏——吉木萨尔页岩油和玛湖致密砾岩油开发。2022年,吉木萨尔页岩油产量突破50万吨,玛湖砾岩油产量达340万吨,到“十四五”末,预计分别达170万吨、500万吨,形成国内陆相页岩油开发示范。

科技赋能生产,煤炭行业亦深刻嬗变。通过智能化矿山建设,部分煤矿生产用上5G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,优质先进产能充分释放,为能源保供夯实“底盘”。自治区发展改革委统计:2022年,新疆原煤产量4.13亿吨,增长28%;原油产量3213.3万吨,增长7.5%,天然气产量406.7亿立方米,增长4.9%,油气当量连续两年位居全国首位。

持续扩展新疆能源保供通道

兰新铁路“疆煤外运”满负荷运行,经星星峡高速,运煤出疆车辆排起“长龙”,这是当前“疆煤外运”场景的真实写照。

产能释放后,新疆煤炭产销积极融入全国统一大市场,销售范围已遍布大半个中国,最远卖到广东。

7c32-177644a6c2cbcedc914582996744e353.jpg

2月22日,满载红沙泉露天煤矿煤炭的火车专列驶出。王辉摄


       不止是煤炭,还有石油、天然气、电力,通过能源“大动脉”输送至华中、华东、华南、华北、西南、西北河西走廊一带,温暖千万家。数据显示:2022年“疆煤外运”8000万吨,增长近一倍。截至2022年底,“疆电外送”超6000亿千瓦时,“点亮”中国20个省区市;西气东输突破8000亿立方米,途经400座城市,服务近5亿人口。

立足新征程,在向全国能源保供中,新疆还能发挥怎样的作用?

全国两会上,新疆的全国人大代表、住疆全国政协委员纷纷提出建议,推进“疆煤外运”北、中、南通道扩能提升,推进“疆电外送”第四、第五通道前期工作,提升“疆煤外运”“疆电外送”能力。

2d3c-4a95934d5424c8a3d0e927bd8cd7f429.jpg

光伏板将吐鲁番一片戈壁“铺”成蓝色海洋。徐学欣摄


      自治区发展改革委煤炭处处长姚垚表示,今年将实施能源外送能力提升专项行动,推动哈密北—重庆±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全面开工,争取国家将“疆电外送”第四通道调整为“十四五”开工建设项目;以电煤中长期合同签订为抓手,不断做大西北、西南“疆煤外运”市场;推进西气东输四线(吐鲁番—轮南、轮南—乌恰)前期工作。

不止是输送新疆地产能源保供,还要利用口岸通道优势进口能源。

去年,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新疆时强调,“加快建设对外开放大通道,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、两种资源,积极服务和融入新发展格局”。

中国石油大学(北京)克拉玛依校区石油学院石油工程系主任刘红现建议,新疆在加大从中亚进口油气的同时,还要“走出去”获得油气区块勘探开发权,从中获得稳定的油气资源分成。


为“三基地一通道”注入更多绿能


自治区党委十届七次全会提出,以煤炭为基础、油气为关键、新能源为方向,全面推进新时代国家“三基地一通道”建设,打造全国能源资源战略保障基地。

不难看出,在能源安全战略体系中,新疆明确将新能源作为未来发展方向,为“三基地一通道” 注入更多绿能。

a8a9-16d9a49e2782280c02b30bb8ad78c3ea.jpg

2月21日,昌吉州国有资产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15万千瓦风电项目风机吊装任务圆满完成。王新勇摄

锚定“双碳”目标,2022年新疆出台了促进新能源高质量发展政策举措,风力和光伏发电投资增长3.3倍。截至2022年底,新疆电网调度口径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已占电源总装机容量的43.9%。“今年,将加快推进哈密北、准东、南疆环塔、喀什、若羌等5个千万千瓦级新能源基地建设,加速壮大达坂城、百里风区等多个百万千瓦级新能源集聚区。”自治区发展改革委新能源处处长刘亚萍说。

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和技术研发,加快建设新型能源体系。

全国人大代表王岿然表示,要牢牢把握高质量发展这一首要任务,将全面推进新时代国家“三基地一通道”建设,构建新型能源体系,把新疆打造成国家能源资源战略保障基地和大型清洁能源基地。

具体来说,今后将推进新能源与煤电油气传统能源耦合发展。打造“光伏+煤炭”,支持油田企业发展风电、光伏等新能源,鼓励煤电、煤化工、石化等行业开展CCUS(碳捕集、利用与封存)先进零碳负碳技术试点示范和推广应用。

着力构建新型电力系统,大力规划建设新能源供给消纳体系,推动电网主动适应新能源大规模发展,保障新能源高比例并网条件下系统稳定运行。


……

可以预见,国家支持新疆建设的“三基地一通道”,未来将更绿色低碳、智慧高效。